婚礼就是要欢乐啊

冰原

city monster

路过

又匆匆路过了一次东京

我们常常都是一个人

1 下午四点,室外温度超过35度,配送员在南山的盘山公路。远处连绵的山颠,是南山的标志性景观——大金鹰。

古道上行

才6月初,重庆就一如既往地到了35°,这对快递员们来说早已习惯。

南山,重庆市区南部一条绵延的山脉。自重庆开埠之起,再到陪都,这里都隐藏着太多关于这个城市的传奇。

黄桷古道,一条市民们津津乐道地南山登山步道。殊不知却是百年前重庆马帮、镖局的江湖。

我的拍摄,便从这里开始。

除了刚见面的寒暄,一路上,我们的话似乎并不多,盘山公路一路的风驰电掣惊险得像头文字D里的场景;古道崎岖,一眼望不到头的石阶,让我这个习惯在办公室里敲键盘的“前媒体工作者”瞬间没了脾气。偶尔停下来,我们边喝水边聊上几句,他跟我聊南山哪里的犄角旮旯,我跟他扯我所了解的坊间野史;他告诉我,一路送我的那个小伙子快结婚了,我说好啊,记得找我拍婚纱照;他看我相机里的照片说,摄影师就是善于观察,我试了试他的背包,比我的相机包沉太多......

我并不喜欢像记者一样的提问,回答,再提问,再回答。我不想了解他们的故事和他们的人生,像个朋友一样的聊天最好不过。我也不爱离得很近地拍照,因为他的生活永远在我镜头之外。

结束了大半天的拍摄,我只发了一条朋友圈:“你好,京东快递。这句话其实没你想象那么简单。“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洱海,是的,洱海

苍山有一道光,割开洱海


又到去江边的季节


行走、记录